站内搜索:
宜宾县新闻网 > 民生频道 > 风土人情

雪中的牵挂

宜宾县新闻网讯(通讯员  石泽丰 ) 责任编辑 张玉婧  编辑 杨洋

2017-01-17 00:00 来源:宜宾县新闻网 点击次数: 【字体: [复制链接]

    又在下雪。开始是零星地飘着,后来就是鹅毛般地翻飞,一如今年入冬的第一场大雪。它覆盖了整个村庄,覆盖了我们通往那个屋场的道路。尽管我们带有一辆小车,但因下雪路面湿滑,在上坡的时候,车子不仅不是代步的工具,还成了我们步行的负担。

  在村支书的带领下,我们必须穿过这个小山包到达梯田那边的屋场,去走访一户多种不幸聚于一家的农民,去听他诉苦,说出一些渺小的愿望。下雪的村庄很安静,一上午的大雪使天地之间呈现白茫茫的一片,除了我们一路走来的脚印,雪地里再也没有其他的痕迹。在那个农村,在这样寒冷的冬天里,人们都不会出门,除了我们要去走访的女人。她是接到村支书通知后,特地呆家中等着我们。

  “男人肯定不在家。”村支书说。他在一次车祸中折断了腿,骨骼粉碎,至今腿里还插有钢筋,但他还得挣“工分”,为了这个家,为了在一所专科学校里读书的儿子。他的一个亲戚办了一个加工厂,照顾性地安排他在那里看门。如此恶劣的天气,那个男人是不是一个人守在那儿?两条健壮的腿在这样雪天的小路上行走都很吃力,何况他只有一条腿,他是如何的来回?如何坚强地走好人生中的每一步?正当我为此思索的时候,我们不知不觉地来到了他家门前。

  犬吠!对犬的呵斥!又是呵斥!村支书带我们进屋。屋是上个世纪80年代盖的泥胚土壁屋,堂屋的墙壁上还钉有几根洋钉,洋钉上挂着一些未干的衣服,衣服紧贴着泥土墙壁。女人坐在饭桌边,神情木然,见我们进来了,便起身倒水。不知是支书介绍我们的来意,还是我们安慰的话语,在我们把慰问款塞到女人手里的时候,女人的泪水夺眶而出,开始诉说着自己的不幸。

  女人原本有两个孩子,因为家庭贫穷,因为男人出了车祸,女儿便主动放弃了学业,高中没有读完就在城里一家超市做收银员,早出晚归,每月挣个八九百元。“我至少不要家里负担了,每月还能节省两三百元给弟弟读书,这样挺好的!”女人复述女儿这些话的时候,声音有些哽咽,“我的女儿真懂事!当时,她的学习成绩也不算差,老师也曾上门劝说过我们……”也许是想为这个家庭作出更多的贡献,前年的冬天,女儿被同学约到温州一家鞋厂打工,每月能挣到两千多元。不在父母的身边,一个农村女孩第一次离开家,寒冬腊月,怎能不让父母牵挂?先前她在超市里打工尽管挣的钱少,但毕竟是在父母的身边。女儿也许这么想过,也许从来没有。她只想挣更多的钱,来支持父母,来支持这个贫穷的家庭。听说女儿在鞋厂里很节省,电话也很少打回家。就在去年冬天的一个夜晚,女儿在洗澡间洗澡时,突然一声尖叫,便倒在了那里,虽然救护车一路“失声痛哭”着跑来,但最终还是没有将她唤醒。女儿就这样不明不白地离开了人世,离开了她们……

  听到这些,我的心闷得尤为厉害,不得不草草地离开这个家庭,我们不忍再这样去打扰一个母亲。在回来的路上,我在想:当初孩子的父母,是含着怎样的矛盾心理,把女儿从学校里放逐出来,在他们流放生命的贫瘠的土地上,也让女儿流放着希望?女人内心是苦,是单靠自己决然无法排解的伤痛,是阴暗,像夜半的积雪一样阴冷,是无药能够疗治的累累伤痕。

  现在,我坐在桌前想写一点文字的时候,看到外面纷纷扬扬的大雪,我又想起了那个女人,想起了那个不幸的家庭。

分享到:
打印 | 收藏 | 投稿
返回首页    返回栏目页

相关文章

网友评论

返回首页    返回栏目页

我要评论

  • 网友评分: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网友评论:

  • 验 证 码: